首页 »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学习型城市更多的是“小而美”

2019/10/10 5:27:03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学习型城市更多的是“小而美”

 

你可知道,到底什么才是学习型城市?以下这些都是:梅尔顿、索罗卡巴、巴赫达尔、艾斯堡、科克、安曼、伊维奎、巴朗牙、南扬州、斯旺西……

 

问题是,你听说过几个呢?恐怕有很多是第一次听说。但事实上,它们都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了首届学习型城市建设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天在华东师大举行的“建设可持续发展的学习型城市”论坛上,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与沪上社区教育工作者一起,深度解读了国际学习型城市。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终身学习研究所高级项目专家劳尔介绍,目前获得国际学习型城市大奖的共12座城市,分布在教科文组织的全球五大区。分别是:

 

梅尔顿(澳大利亚)、索罗卡巴(巴西)、北京(中国)、巴赫达尔(埃塞俄比亚)、艾斯堡(芬兰)、科克(爱尔兰)、安曼(约旦)、墨西哥城(墨西哥)、伊维奎(巴拉圭)、巴朗牙(菲律宾)、南扬州(韩国)、斯旺西(英国)。

 

除了先后主办首届和第二届国际学习型城市大会的北京和墨西哥城,其他都不是大城市,有些还非常小。然而,学习型城市并不论大小,即使小,也是“小而美”。

 

比如,韩国的南扬州位于山区,包括12个村庄,由于其靠近首都首尔而住房成本相对较低,人口增长迅速。山脉在地理上的分布影响着村庄的格局,全城有63个终身学习场所,但大多位于市中心,因此更多偏远村庄的居民不愿进市中心,造成南扬州乡村居民在使用教育、文化和信息服务资源上存在巨大差距。

 

为此,南扬州建设起“1-2-3”终身学习的基础设施项目。“1”指的是10分钟:最近的社区学习空间即“学习灯塔”,距离每个居民不超过10分钟步行距离。“2”指的是一个更大的社区中心,距离居民不超过20分钟步行距离。而“3”指的是图书馆不超过30分钟步行距离。其中,“学习灯塔”将闲置着的空间,如公寓、办公室、社区中心和养老院都转化为学习空间。市民只要提出申请,包括目标、机制、位置、已获得的支持、所需的额外资源、保证遵守法律等,最后由市政府进行审查和评估,任命其为“学习经理”。

 

“学习灯塔”课程通常与健康和幸福、文化和艺术、人文科学和基本素养教育有关,根据不同的年龄群体制定。通常,每门课程持续12周,每周1到2个小时。每门课程至少有10个学生,才可以注册开通。上海终身教育研究院介绍,“学习灯塔”已成为韩国政府快乐学习中心项目的模范。2014年起,韩国支持组织60个地方政府创办了180个快乐学习中心,使学习灯塔模式在国家层面得到扩大和发展。

 

又如,芬兰的艾斯堡(ESPOO),人口仅有26万,城市总面积为528平方公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近5万美元。男性15岁及以上的公民,人均受教育年限为12.9,女性则为13.1。

 

城市拥有一张创新教育网络(Innokas),这是一个由艾斯堡与芬兰教师教育部、赫尔辛基大学及芬兰6个其它区域性协作组织所构成的共同体。它指导学生、老师、学校管理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利用现有的通讯技术、编码技术、机器人及其他技术,在全民终身学习中扮演重要角色。

 

艾斯堡强调图书馆综合利用。很多图书馆分布于购物中心,通常用于会议服务。Jukebos图书馆就是其中一个,其开放期主要供年轻人休闲、观看表演,以及开办他们自己的项目活动使用。这个地方设施完备,而且可以通过图书馆工作人员预定,甚至可为年轻人举办晚会和音乐会。自从购物中心开设图书馆以来,使用图书馆的人数日益增长。

 

当然,艾斯堡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它缺乏支撑可持续学习的空间。城市在扩大,但通常是在目前没有学校的区域。另一个问题就是现存的许多学校,建筑状况不佳,需要修葺。

 

劳尔等专家预计,到2050年,全世界70%的人口将居住在城市,像上海这样的超级城市也必然需要建成国际学习型城市。

 

目前,上海已提出2020年在全国率先建成人人皆学、时时能学、处处可学的学习型社会,到2025年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学习型城市。上海市教委终身教育处处长庄俭认为,现阶段上海各级各类教育间的融合度不够,尽管各阶段的教育都比较发达,但阶段与阶段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与协调,市民各类学习成果之间的互认也还不够;同时资源整合度不强,各类社会教育资源未得到有效利用,能够激发全社会活力的终身教育制度保障体系有待建立。

 

庄俭表示,对市民来说,终身教育或者终身学习不是一次性活动,“许多地方都在搞学习活动,搞了很热闹,但搞过以后就结束了,应该常态化、要规范、有标准”。上海希望,在世界各类终身教育发展模式中贡献符合中国特色和发展实际的中国模式。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